员工活动

您当前位置:公司快讯 >> 员工活动

福建之旅 ——汕头超声仪器分公司员工出游记实

工作不久,我就赶上公司的集体出游。十二月四号,一百多号人马,向快乐出发。一路颠簸与兴奋,我们奔着福建而去,享受休闲之乐。三天的时候里,我们游玩了福建几大景点,在冠豸山、桃源洞、石林与土楼之间,洒下欢声笑语,留下足迹无数。

2009年12月4号 星期五 天气阴

严冬里早起是一种折磨,但旅游在即,同事们破晓起床,早早来到公司。七点半左右,三辆大巴徐徐离开公司,开启了我们的快乐之旅。

汽车上高速,过山路,穿市过省,历经漫长的五个多钟,终于来到了福建连城。解决温饱后,我们来到冠豸山下,开始征服这“客家第一山”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水不在深,有龙则吟。冠豸山这个秀气的姑娘,在方圆百余平方公里中,为我们展现了山、水、岩、洞、泉、寺、园等亮丽景观。

进入冠豸山,两侧山峰耸立,一曲通幽,“鲤鱼背”景点那365步阶梯横卧在山鸿之中,一抹深绿缀于石,成片顽石倾两侧,独留那一线天,透过深谷,照亮这翡绿鳞石之路。一路钻石门,爬险梯,终于登上了冠豸山最高的山峰灵芝峰。众人纷纷从陡峭阶梯爬上长寿亭,或在亭中小憩,或俯四周“一览众山小”,或三五成群频繁拍照留下这美丽景色。丛山之中,大自然鬼斧神工地造出一柱擎天,被誉为“生命之根”高高雄起,刹是壮观。也许有些人在这给了我们生命的造物面前还羞于启齿,但大自然毫不羞涩地为我们展现了生命的张力与本原。

而后盘山而下,在崎岖山麓中我们排起了长队,手谨慎地扶住栏杆,低头紧盯脚下台阶,一侧山石一侧景,不觉竟也下山来到石门湖。

都说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,然石门湖的水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泛舟湖上,碧水青山入眼来。窄小的湖面,你已分不清是船在前行,还是山在后退。时而疑似前方无路,却又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湖水碧绿,湖光潋滟,山绕着水,水映着山。无限美丽!两岸树木绿,山石成神画。导游频频向我们介绍,有的山峰是酒坛,有的是河马,有的如大象戏水,更有神气的“生命之门。”三分相像,七分靠想象。在导游的言语之间,我们也看出颇有几分神似。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正当大伙陶醉在这如诗如画的仙境之时,行船一拐,湖面豁然开阔,恰逢落日时分,夕阳悬于苍树独桥之上,令人如痴如醉。天色昏黄,在天与水之间染成金黄,空中一蛋黄,水里一线金,两旁青翠也只剩下轮廓。大家还倾心于此景此幕的时候,不觉,已停船靠岸。

离别了冠豸山与石门湖,我们回到连城大酒店休息。

2009年12月5号 星期六 天气阴

这一天要游览的是桃源洞与鳞隐石林。常言道,先苦后甜。为一睹这4A级风景名胜的风采,我们列车行进两个钟,来到永安,来到以一线天闻名的桃源洞。

进了桃源洞大门。夺人眼球的当属高悬于峭壁之上的“桃源洞口”四个大字。峭壁高约120米,大字则悬于距下方36米处。每字约两平方米,其下更有名人题诗。我们几个惊叹着人类凿石功夫之了得,却又发现前行者已经远远把我们甩下,不得快步跟上。一心奔着目标“一线天”而去。

人在山中走,水在涧中流。人置于山中,迷恋于山水之间,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。唯有跟随前人缓慢前进。步过锁洞桥,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往上行走,见识了记载着徐霞客游记的石碑,途经“观音大仕殿”,半个钟的行程,我们来到了“一线天”。

是哪个天神天将,拿了大刀,在大山之间劈出这么一道裂缝。悬崖断处,一隙通明,拾级而上,窄处仅容侧身而过。《徐霞客游记》称:“缝隙一线,上劈山巅,远透山北,中不能容肩。凿之乃受,累级斜上,真贯其中。余所见‘一线天’数处,武夷、黄山、浮盖,曾未见若此大而逼、远而整者”。 阴天里带来了阴冷,缝隙中,我们摸索而上,在嬉笑中,我们倒也感受无限暧意。206个台阶中,留下的,是我们的欢声笑语。

有别于桃源洞的丹霞地貌,下午我们游玩的鳞隐石林,有着喀斯特地貌的婉约。带着好奇,我们步入了这个有着天然石头动物园美称的鳞隐石林风景区。

石林里耸立着大大小小的石芽、石锥、石柱、石笋400多座。怪石、奇峰和异洞汇聚成林。给游人带来无限乐趣。我们一路跟随导游,走进了这个奇妙的动物世界。
   瞧,这边迎接我们的是“千年等一吻”。上下对望的两个可爱猪脑袋,鼻嘴眼眉依稀可辨。如此恩爱的两只小猪,却要等上千年才能一吻。 上面的钟乳石还在滴着水,当真是垂涎三尺。导游告诉我们,据专家测算,依照钟乳石的生长速度,差不多千年以后,两块石头就有可能吻在一起。而一旦亲吻上了,也就永不分开了。是怎样的感情啊,能让两只小猪在此苦苦等候。期盼一个一千年,换来永生的爱恋。

离开“千年等一吻”,更多的小动物在等着我们。这边是一只青蛙挂坐在石壁上,那边又是一个骷髅头。龟丞相还在苦守东海,石猴抱着桃子紧紧不放。玉兔痴痴望月,送子观音高坐峰端。更有霸王别姬重现眼前,还有弥勒佛坐笑天下可笑之人。我们最后看到的,是“接吻石”两小情人的亲密相拥,深情接吻。女子五官清晰可见,头发披肩尚见纹理。

景色虽好,但来不及久留。我们与这满山“动物”辞别,坐上车向龙岩直奔而去。